你港咩啊

一只羊是咩 两只羊是咩咩

单字一个咩

没什么能让你转载的

【弓凛/士凛】期年之后

首先请看好tag是什么,我fate杂食,有cp洁癖者请勿点进来。文笔很差,ooc严重。故事梗概:凛和Archer认识很多年,但Archer不得不离开了,离开前和凛约定一年内找到他,他就会和她在一起。凛找到了和Archer长相一样的士郎,但此时Archer却早已意外死亡,连尸体也没有。凛在伤心之余和士郎做出约定,一年为限,他找到她,她就和他在一起。
能接受的话,请阅读:

  少女步伐轻快,只留下发尾在空气中的一点残影,卫宫士郎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少女已经跳到了他的面前,笑容灿烂,澄澈的眼眸是卫宫士郎曾见过的海的颜色。
  若有人问他,那是什么什么样的颜色,卫宫士郎认为自己会这样给出答案。
  ——当晴朗的白天拉下深色帷幕的时候,一颗颗轻盈而细碎的星缀在这帷幕上,星芒映在海上,照亮了海,平静而令人惊艳,却又使他内心安静下来。
  少女澄澈的眼眸中带有些许狡黠,她伸手拉住卫宫士郎的衣角:“Archer,我找到你了。”
  “小姐…Archer是谁?我的名字是卫宫士郎。”卫宫士郎礼貌而温和疏离地看着少女。
  少女拧起眉,目光不解:“可你明明和Archer长得一模一样啊!”她说着,又低下头:“我是凛呀…”
  卫宫士郎挑眉,轻轻地长叹了口气,他倒不是不认识这Archer,只是不想要少女失望。
  “做个自我介绍吧?小姐?”   少女盯着他,突然咧嘴笑了:“我叫远坂凛,可以暂住在你家里吗?士郎。”
  有那么一瞬间,卫宫士郎以为自己看见了十年的小女孩,也是这样的恶劣笑容,却又十分可爱。
  他出神间,远坂凛已经朝前走去,扭头看见卫宫士郎没有跟上。   “士郎!走呀!我都不知道你家在哪里!”

  卫宫士郎洗完碗出来时,少女正坐在游戏机前,突然叫住了他:“士郎…这个怎么玩啊?”   看样子是对游戏机产生了兴趣,但不会使用。
  卫宫士郎脱下外套,坐到少女身旁,开始教少女怎么使用游戏机,少女听着听着便没了兴趣,把游戏机旁的玩偶抱起,躺在地上滚到了一边去,还一边念叨着:“啊——!如果Archer在就好了!他一定可以帮我玩这个的!”
  卫宫士郎没理她,毕竟他不可能把Archer变到远坂凛的面前,Archer也不可能来了。
 他打开游戏机,自顾自地玩了起来。
  远坂凛被吸引住了目光,她放开玩偶,敛起声息,爬到了卫宫士郎身边,看着他打游戏。
  屏幕上很快显示了一行字:Game Over,还响起了一个提示音:“卫宫士郎,已打破Archer的记录。”  
  卫宫士郎一惊,往少女看去。
  少女笑嘻嘻地看着他:“你认识Archer?”
  卫宫士郎叹了口气,看来是瞒不住了啊,虽然他本就没想过瞒着她。
  “Archer他已经死了。”
  不出他所料,少女的脸变得一片苍白,澄澈的眼眸也变得灰白:“怎么会呢?Archer说过的,一年为期,我找到他,他就会和我在一起的。”
  卫宫士郎平静地看着她,心却沉了下来。
  “Archer是我的双胞胎哥哥,但他从小就离开了我们卫宫家,也是在一年前,他才主动找上了我,我也是在那时才知道原来我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
  但我认识你,却并不是第一天。
  卫宫士郎默默地把这句话咽了下去。

  一年后。
  刚褪去稚气的黑发女人俯身将一束娇嫩得还带有露珠的鲜花轻轻放在墓碑前,一言不发地看着黑白照片上面无表情的男人。
   “Archer,我找到你了。”
   “凛,我也找到你了。”卫宫士郎微笑着,从Archer的墓碑后走出。
  远坂凛一如既往地笑了,带着狡黠的笑容。
  “我才不是Archer那家伙,我遵守和你的约定。”
  “和你在一起。”
  这一年来,远坂凛最远跑到过法国,最近的地方就干脆躲在冬木,只是不想见到这张和Archer一样的脸,他们也不是没有联系,只是很少,因为远坂凛还没有完全学会使用手机。
  卫宫士郎拉起远坂凛的手,笑了笑:“回去吧,凛,天冷了。”
  “好呀!我要吃士郎做的饭!”
  远坂凛一下跳到了卫宫士郎的背上,他稳稳接住她。

  远坂凛从没跟卫宫士郎说过,Archer其实一早就给她留了信,她一开始要找的人,就是卫宫士郎,而不是那个名为Archer的黑皮。

  “凛: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或许我已经不在了。很抱歉我不能继续陪着你,我有不得不离开的事情。若是一年后,你没有找到我,我也没有跟你取得联络,你可以去找我的弟弟——卫宫士郎。当然他做饭的手艺还远远不如我,但也能让你饱餐。
                                           Archer”

——TBC——
ooc什么的就不要深究了谢谢…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评论
热度(18)

© 你港咩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