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港咩啊

一只羊是咩 两只羊是咩咩

单字一个咩

没什么能让你转载的

听闻夜色多情:一

江波涛×柳非+叶秋×钟叶离

 

 

 

 

 

 

 

01

 

 

 

 

 

  柳非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北京时间晚上十点了,她站在机场出口前,故乡寒冬季节的干冷而凛冽的大风重重刮在她脸上。她许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风,加上长时间的高空飞行,让她有些头晕,双眼一黑就要向后仰下。

 

 

 

 

 “小心!”

 

 

 

 

  一双手从后面扶住了她,动作温和地将她扶起来,多年来梦中不断响起的熟悉嗓音让有些迷糊的柳非一下清醒过来。

 

 

 

 

  柳非紧紧捏住自己的背包带,指节也发了白,她安慰自己,五六年没有见面,或许江波涛并没有认出自己呢?况且自己戴着毛线帽和口罩,也看不清楚自己的脸呢?再者,当年离开的时候自己是一头长发,但她离开以后就剪成了短发,再也没有蓄过长发。

 

 

 

 

  她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当年的案件她才是受害者,但是世界没有人会看得见她的委屈与眼泪,他们只会把一位位受到伤害的人当作谈资,当作饭后歇凉的笑话。

 

 

 

 

  柳非低着头,内心情绪翻滚着,无法平息;江波涛垂着头,打量着柳非,她比当年看上去更瘦弱了,是因为国外的气候和风俗让她无法习惯吗?还是她离开后并没有因此好受一些呢?

 

 

 

 

  “喂?嗯,我是,你来接我了?好,我马上就来了。”柳非的手机响了,她差点哭出来,可算有人能让她离开这个尴尬境地了。

 

 

 

 

  柳非转身正要离开,却听见有熟悉嗓音再次响起。

 

 

 

 

  “柳非,好多年不见了。”江波涛眸色镀上一层冰凉,柳非脚步微顿,匆匆离开,她不能多呆一秒,她只怕下一秒会忍不住抱住他。

 

 

 

 

  钟叶离将一杯热可可递到柳非手中,冰凉的指尖触碰到钟叶离的手心,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非非,你到底碰到谁了?反应怎么这么大?”其实钟叶离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答案,但她不能够,也没有任何立场说出那个名字。

 

 

 

 

  “你看不出来吗?她是碰到了江波涛,叶离。”叶秋开着车,淡淡开了口。

 

 

 

 

  柳非握紧了钟叶离的手,眼睛红的让钟叶离一慌。

 

 

 

 

  “叶离,我总认为我回来就是个错误,我不愿意去面对大众的指点,也不愿意去直面轮回社团的众人,那些对于我而言都很沉重,更别说江波涛的满腹愧疚。他没有任何错,我也没有犯任何错,但是我无法承受任何一根稻草。”

 

 

 

 

  钟叶离空出的手拍了拍柳非的脸颊,那里已经满是清泪,她看了一眼叶秋,叶秋苦笑,今晚得睡书房了。

 

 

 

 

 

 

02

 

 

 

 

 

  “…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有温和的男性嗓音在轻声念着一节文章。

 

 

 

 

  白色连衣裙的少女懒懒趴在桌上,迷恋地看着带着银框眼镜正温声念文章的人。

 

 

 

 

  直到那人停下来,扭头看向少女,少女才赶紧低头装作玩手机,引来了那人一声轻笑,少女抬头用自己的大眼睛瞪着发出笑声的人。

 

 

 

 

  那人却一手拿着本书,一手捏住少女下巴,在少女唇边印下一个轻柔如羽毛的吻,少女愣住,手机也掉在桌上。

 

 

 

 

  那人笑着说了一句少女听不懂的话:“Me gustas.”

 

 

 

 

  柳非醒来,窗外的天空灰蒙蒙的,有些许的光穿过厚厚的云层,穿过窗边的灰尘,柳非抬起手,光束正好照到她的指尖,她的手中,柳非下意识伸手去握住,松手却什么也没有

 

 

 

 

  柳非茫然地张望,将自己缩成一团,又回想起梦中那句外语,眼泪又一次止不住。

 

 

 

 

  那时候的她年轻,什么也不懂,只有一腔对江波涛的情思,却听不到他最至诚的告白话语,只会眼巴巴望着江波涛的身影;现在的她,也还算是年轻吧,却懂了很多,对江波涛的感情好像没有那么纯粹了,又好像更加热烈了,但有一件事确乎很明确了——

 

 

 

 

  如今的柳非,再也不可能坦然接受来自江波涛的满怀爱意的眼神,接受来自江波涛的最是温柔的动作。

 

 

 

 

  柳非揉了揉脸,起身换了衣服。

 

 

 

 

  钟叶离翻了个身,感觉身边冰冷得不像有人躺着,她惊恐地睁开眼,深怕六年前柳非不告而别的事再一次发生。她无法再一次承受好友的突然不见

 

 

 

 

  ”叶离?吃饭啦,起床啦。“卧室门外突然响起柳非清脆的声音,钟叶离几步冲到门前,打开门抱紧了还维持着敲门姿势的柳非,忍不住伏在她肩头带着哭腔倾诉当初柳非不辞而别给她带来的伤害与难过。

 

 

 

 

  钟叶离觉得自己很作,当初的事怎么也是柳非的创伤最严重,其次是江波涛,于情于理,她钟叶离都没有资格说受创伤,可是她却忍不住哭着说她对柳非离开这件事有多难过伤心。

 

 

 

 

  叶秋从柳非怀里接过哭泣的钟叶离,指腹轻轻擦去钟叶离眼梢的泪水,一个温和的安抚的吻落在钟叶离眉间。

 

 

 

 

  “叶离,没事了,柳非在这里,她在这里,再也不会离开了。她始终是你最好的朋友。

 

 

 

 

  柳非想过,如果真的有人把她视作最好的朋友会是什么样的,她们会嬉笑打闹吧?会谈论八卦吧?却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两个人眼睛肿成核桃,嗓子都哭哑了,还互相望着傻笑起来。

 

 

 

 

 

 

03

 

 

 

 

 

  歪脖子树上缠着一根白绸带,夕阳的光像个蹒跚学步的孩子,从绸带爬到了枝桠间,从枝桠间跳到了树叶上,从树叶上缓缓走到了女子的发端。

 

 

 

 

  柳非没想过会在这里碰到江波涛,对面的男人也明显愣住了。

 

 

 

 

  “喂喂喂,江副你愣着干…”一贯说话不怎么过脑子的孙翔看见对面的柳非也一瞬间噎住了。

 

 

 

 

  杜明挠了挠头,挤出了一句好久不见,马上就被吴启吕泊远拖下去了。

 

 

 

 

  周泽楷望望呆呆的柳非,望望僵硬的江波涛,想了想怎么打招呼,对着柳非露出个不太好意思的微笑来:“好久不见了…”

 

 

 

 

  方明华一手握着花,一手拍了拍柳非的肩:“最近怎么样?小柳。”她僵硬点头。

 

 

 

 

  “柳非柳非,你是不是来看啊——”杜明的声音又一次戛然而止。

 

 

 

 

  吴启得到了方明华的眼神指示,上前插话:“风景真好啊!是不是啊?”

 

 

 

 

  “是啊是啊!我们还有事不打扰你了柳非,先走了,下次再出来聚聚啊!”吕泊远应着吴启的话,两人合力拖走了杜明。

 

 

 

 

  周泽楷对着柳非笑了笑,挥手说了句再见,也很快离开了。

 

 

 

 

  只有方明华孙翔和江波涛柳非留了下来。

 

 

 

 

  “柳非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孙翔问道。

 

 

 

 

  柳非此时才回过神来,江波涛却抢先一步回答了孙翔的问题。

 

 

 

 

  “她是一周前回到北京的,一直忙于安顿,现在才稍稍闲了下来。”

 

 

 

 

  方明华意味深长地扫了两人一眼,孙翔接着问了。

 

 

 

 

  “你既然来看阿姨了,是不是已经放下了当年的事。”

 

 

 

 

  柳非手中的花砰然掉在了地上,她瞬间脸色苍白,嘴唇发抖,江波涛瞳孔一缩,将自己的大衣脱下,上前披在了柳非身上。

 

 

 

 

  “孙翔…既然明华哥也在,那么我就说了吧,我…柳非,这辈子不可能放下的事有很多,比如当年我被…强暴,比如我不辞而别导致最好的朋友伤心很长一段时间,比如我母亲的去世到底是因为我的逃避而让她伤心欲绝。”柳非牙齿打颤,可是她仍然在说着。

 

 

 

 

  江波涛突然预感不好,上前想要打断柳非的话,柳非却后退一步,躲开了江波涛。

 

 

 

 

  “…还有,我…我不可能在这么多事情发生以后,还这么坦然和你…在一起。我们当初,谁都没有错,我有错吗?我才是那个受害人啊!而你又有什么错呢?你只是…在明华哥毕业前想要让大家祝贺明华哥情场和职场双喜临门。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说我作茧自缚也好,骂我太作也罢,我无法接受你的爱意,对不起。”

 

 

 

 

  江波涛僵在原地,柳非垂着头,路过了他,径直迈向母亲的墓。

















Tbc.

评论
热度(9)
  1. 惜字如金你港咩啊 转载了此文字

© 你港咩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