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港咩啊

一只羊是咩 两只羊是咩咩

单字一个咩

没什么能让你转载的

【狗雪】今天的青行灯老师有没有搞事呢

ooc严重

私设青行灯是老师 狗雪酒茨红均为高中生

这是之前的点梗(●'◡'●)

  大天狗现在想骂人,十分想骂人,差点翅膀一扇掀起了狂风。雪女面无表情,好像跟平时没有什么差别,但是雪女指尖隐隐浮现的雪却表面了她目前很生气,十分不开心。

  穿着青色长裙的性感女人敛起笑意,皱着眉看向大天狗和雪女二人,幽幽说了句让两人瞬间回过神来的话。

  “你们很想让别人看出你们不是人类吗?”

  大天狗脸色铁青,把手里的裙子拍在桌上:“青行灯!这是什么!与吾的大义有何关联!吾不穿!”

  雪女不言不语,把手里的仙女服冻住,扔给了窗外眼巴巴望着的初中部的山兔。

  青行灯眼珠一转,笑嘻嘻地看着大天狗和雪女。

  “你俩这么输不起吗?这可是同学们抓阄抓出来的,到时候可是在同学们面前丢脸哟,两位大义使者。”

  大天狗大手往窗边指去,裙子被扔出了办公室。雪女小脸更冷,发尾泛着晶莹的光,青行灯眼尖,她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雪女的头发要被冻住了。

  事件的起因是学校一年一度的花火祭到了,每年选任意一个年级任意一个班的同学来表演一场话剧,连续三年同一个班的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而今年的花火祭,青行灯执教的班很荣幸地被选中了,且指定了话剧演什么,是脍炙人口的灰姑娘。

  青行灯拿到任务的时候,心中突起恶趣味,写了许多纸条让同学们自己上讲台抓阄。

  大天狗拿到了灰姑娘的纸条,雪女拿到了帮助灰姑娘的仙女的纸条,红叶拿到了灰姑娘大姐的纸条,酒吞拿到了灰姑娘二姐的纸条,茨木拿到了灰姑娘后妈的纸条。

  青行灯宣布出演人员时,感叹了一句,真是可喜可贺。

  然后就被大天狗和雪女缠上了。

  第一次排练,服装没有准备好,青行灯觉得没什么,服装只要在正式出演前准备好就可以了。

  第二次排练,饰演大姐的红叶受不了酒吞的眼神,一巴掌拍了过去,茨木直接扑上去和红叶打了起来,酒吞护着红叶的同时又想揍茨木,三个人打的是难解难分。直到雪女用暴风雪把三个人分别冻住,这件事才算是掀了过去。

  第三次排练,负责音乐的妖琴师跑不见人,旁白的蝴蝶精也不见踪影。

  连续三次的失败排练气得青行灯这个编剧兼导演,把剧本往地上一扔,坐上自己的灯柄,直接绝尘而去,说不再管排练的相关事宜。

  花火祭当天,青行灯穿着新买的青蓝色长裙,翘着二郎腿悠哉游哉地坐在观众席上,看红叶想打大天狗又不敢下手,看酒吞对红叶一个劲的夸赞,看茨木对酒吞一个劲胡吹,看雪女满脸冷漠地说出关切的话语。

  青行灯发誓自己没有笑,只是喝可乐呛到了。

  虽然演出算不上好,但还是有很多人鼓掌,说这是他们看过的最好玩的情景喜剧。

  情景喜剧,嗯也没有不对的地方。

  花火祭的第二天刚好是周末,青行灯便邀请了所有参与了话剧的人去唱K。

  雪女坐在角落处,红叶端着一杯啤酒走过来,笑着问她:“你嗓子好,要不要上去唱几首歌?大天狗会很高兴的。”

  想了想,雪女接过了烟烟罗递来的话筒,站在房间的中央,轻声唱起一首很温柔的歌来。

  大天狗坐在台下,望向台上唱歌的雪女,觉得她此刻分外的可爱。

  “喝酒吗?”雪女唱完歌,正有些口干的时候,大天狗递来了一杯果酒,低声问她。

  雪女点点头,大天狗便吻住了她,将口中含着的果酒渡给她。

 

  花火祭结束后的第一个周一,青行灯刚走进教室就被大天狗刮的风吹了出去。

  “青行灯!你居然把这种照片发给校园八卦报的人!”

  雪女冷哼一声,把一份印有狗雪两人轻吻的照片的报纸扔在门口。

  青行灯扫了一眼,无所谓地挥挥手:“我本来就是八卦报的总编啊。”

  大天狗:“…”

  今天的青行灯老师也依旧美丽动人呢。

End

评论
热度(32)

© 你港咩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