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港咩啊

一只羊是咩 两只羊是咩咩

单字一个咩

没什么能让你转载的

雨夜和烤鱼啤酒更配|包柔|HE

*ooc严重 微魏果 一句话莫橙
*私设唐柔应邀参加世邀赛 杨聪退役 魏果结婚领养了一个孩子
*私设包柔两人已经在一起
*私心带了白庶和杨聪

A.烤鱼
重庆的这个夏天相比往年,称不上炎热,没几天就下一次雨的气候让爱闹爱玩的人坐不住。

这天,白天才跟人们打了照面的太阳傍晚又藏进了厚重的云层里,连一点光的踪迹也没有。长发的青年叼着根冰棍,趴在酒店的桌上,似乎是没有拧发条的玩具,没有动力。

“包子?怎么了?”唐柔推门进入酒店房间时就是这幅场景,她关切地问,包子没精打采的样子十分罕见。

青年双眼一亮,几大步走到唐柔身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小唐你不会郁闷吗?没得到冠军啊…”闷闷的声音传进耳中,唐柔笑了笑。

“别说那个了,包子吃烤鱼吗?”唐柔手指灵活地掀开了塑料袋一点,顿时香味溢满了整个房间。

包子接过袋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坐回桌前,吃起烤鱼来。

唐柔平静地笑了笑,关上了酒店房间的门。

B.啤酒
但是她怎么会一点也,不在乎呢?上一次参加的战法,孙翔可是和国家队的众人一起捧着奖杯回来的。

她也知道,自己的长假也是因为陈果怕她伤心,特意批准的。

想着,唐柔就又饮下一杯啤酒,不知道是烧烤店的昏黄灯光还是她有些醉意,她看见身侧的包子正看着她。

包子的眼睛很亮,带着她很熟悉的活泼…或许还有别的。

“兴欣的唐小姐?”有陌生的声音在耳侧传来。

唐柔和包子都抬头看去,是三零一度的前队长杨聪和现队长白庶。

“可以拼个桌吗?谢谢。”说着,杨聪就坐了下来。

三人大眼瞪小眼,包子咳了一声:“那谁,你也坐啊。”白庶跟着坐在杨聪对面。

又叫了一条烤鱼,杨聪已经有些醉了,他眯着眼笑:“白庶…你从天津追我到重庆…”

话还没说完,杨聪倒在了桌上,微黄的酒液洒了白庶一身,他脸色不变,微笑着扶起杨聪向两人道别。

唐柔和包子大眼瞪小眼,包子扭过头,看见杨聪坐过的凳上有几张红票子。

“小唐你看我捡到钱了!”

C.雨夜
两人回了杭州后,不明所以地看着兴欣众人对魏琛和陈果的八卦眼神。

“果果怎么了?”唐柔拉着行李箱,奇怪地看着陈果涨红的脸。

魏琛身后跳出个看上去大概六七岁的小男孩,乖巧地笑:“唐柔姨姨好。”

“咳,这是我和老魏领养的孩子,叫国兴,魏国兴。”

唐柔听陈果的介绍,笑盈盈地看向正在和包子商量抢野图boss的魏琛,他倒是有心。

“沐沐和莫凡呢?”

“沐沐带着一只大仓鼠一只小仓鼠去和蓝雨打友谊赛了。”

“啊对了小唐,最近杭州老下雨…”机场外的大雨成功堵住了陈果的话。

































没有了!





































好吧我胡说的

D.后来
唐柔结束训练时,已经是该吃晚饭的时候,她伸了个懒腰,余光扫过窗户。

还在下雨啊…唐柔却没有吃晚饭的想法,她趴在电脑桌上难得地发起呆来,全然不知道门口有人进来。

直到冰凉的易拉罐贴在她脸边,唐柔跳起,头顶撞到来人的下巴。

“小唐你吃烤鱼吗?一起喝啤酒呀!”

鬼使神差地,唐柔拿起了一罐啤酒,打开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烤鱼也吃得差不多只剩刺,唐柔的头有些晕了。

包子却还是没有太大变化,难得的安静地喝着啤酒,眼睛却很亮。

又一罐啤酒下肚,唐柔觉得自己该回房休息了,起身走了一步就睡在地上。

意识模糊间只听见包子的声音,只看见包子很亮的双眼。

“我…喜欢你呀。”

End

评论(4)
热度(19)
  1. 惜字如金你港咩啊 转载了此文字

© 你港咩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