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港咩啊

一只羊是咩 两只羊是咩咩

单字一个咩

没什么能让你转载的

世间始终你好|晴红|现代AU

*ooc严重
*副cp 狐跳荒烟
*一句话博狼狗雪 就不打tag了
*私设如山
————
A.潮汐


  美艳的女人穿着水红色的纱裙,裙子正好达到女人膝间,露出一截莹白的小腿。

  作为伴娘,红叶微笑着将装有戒指的小盒子递给妖狐,然后她站在台下,静静看着妖狐将戒指为跳跳妹妹戴上,心中忍不住有些感慨,妖狐这小子终于用那枚戒指把他的小姑娘圈定一生了,也不枉那小子看着跳跳妹妹从青涩懵懂的少女到如今清丽动人的女人。

  伴郎食发鬼的姐姐烟烟罗突然拿着酒杯凑过来,笑着问红叶:“要来一支烟吗?”此时此刻,她是最能体谅红叶的人。

  红叶想了想,点了点头,就在红叶要接过烟盒和打火机时,一只男人的手插了进来。

  “烟,别抽烟。”名为荒的高大男人低头看着烟烟罗,女人笑出声来:“荒,你误会了,是红叶要抽烟。”

  红叶挑眉,点燃了一支烟:“荒,烟烟罗没有跟你说过?我和她私交甚好。”高深莫测的笑让荒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他目不斜视地拉着烟烟罗走开了。

  “红叶姐姐,喝…喝酒。”耳畔突然传来熟悉的害羞的声音,红叶偏过头去,跳跳妹妹换了一身深粉色的长裙,笑意盈盈地朝她举起一杯酒来。

  妖狐想要搂着跳跳妹妹,不老实的手被身后的跳跳哥哥打掉,不可救药的妹控冷哼一声。

  “好,喝,这是你新婚的礼物。”红叶饮下一杯酒,背在身后的手拿出了一个盒子。“要回家后才能打开。”

  “红叶,不和他打个招呼吗?”妖狐揉揉被打红的手,意有所指地看着她。跳跳哥哥也看了过来。

  妖狐和跳跳一家都是红叶从小到大的邻居,红叶和妖狐、跳跳哥哥相差一岁,都把她视作妹妹,对她的事也了解得差不多。妖狐如今抱得美人归,跳跳哥哥据说也是有了意中人,红叶却还是孑然一人,两人有些心疼。她却又不肯接受酒吞的爱意。

  “唉不急不急,我可正是大好年华。”红叶却好像听不懂妖狐的话中意,捂着嘴笑。


B.汹涌


  安倍晴明很突然就宣布了订婚的消息,女方保密,说是保护女方的人身安全。

  红叶会知道这个消息,是酒吞告诉的:红色长发的男人气急败坏地拿着手机冲到红叶自己的酒吧里,找到那个穿着调酒师服饰的美艳女人,却安静了下来,将衣服口袋里的请帖摔在女人面前,饮下一杯女人刚调好的鸡尾酒后扬长而去。

  “晴明订婚了啊…”红叶垂下眼帘,涂着鲜红唇膏的唇勾出一个苦涩的弧度,她清澈的眼眸渐渐变暗。

  女人跌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哭得像个孩子,像个弄丢了自己最宝贵的玩偶的孩子。

  酒吧没过几天就卖给了三尾狐,住所也卖给了新婚的跳跳哥哥,然后红叶洗去了自己身上的刺青,把所有的化妆品送给了烟烟罗。

  烟烟罗问红叶,她要去哪?荒则一脸我懂的表情,转身进了厨房。

  红叶背起背包,捏着肩带的细白指节使劲得发了白,她最终也没有给烟烟罗一个回答,只是摇了摇头。


C.再见


  红叶离开后,在国外一座雪山下住了下来,还在这座雪山山脚开了一所旅店,久而久之,这所民风淳朴的雪山的村民都知道了有一个外来的女人开了一所旅店,而且她家酒十分甘醇,口感不错。

  那日,红叶正从酒窖里搬出自己放了很久的酒,一只男人的手伸了过来,红叶轻喘一口气,得以空出手。

  “谢谢…你,晴明。”帮助红叶搬酒的男人正是安倍晴明。

  他依旧笑容温润:“好久不见,红叶。”

  红叶抿紧唇,勉强笑了笑:“晴明怎么会来这里?登山吗?”这座雪山是许多登山爱好者的选择。

  “我是陪着博雅和白狼来这里的,博雅想在这里给白狼求婚。”

  “那他可真是行动的慢啊。”安倍晴明和红叶有一搭没一搭地谈着。

  夜晚,星光正盛,源博雅单膝跪在白狼身前。

  源博雅身后的空地是一片焰火,白狼脸通红,才明白源博雅为什么要邀请她看星星。

  “晴明,你知道这所雪山的传说吗?传说啊,这所雪山是由两位保护此处的仙死后尸体变成的,两仙一男一女,男的…叫大天狗,他的尸体赋予了这座雪山的高度,女的叫雪女,她的尸体赋予了这座山的雪。还传说两人是恋人。”

  负责点燃焰火的安倍晴明和红叶站在焰火中央,红叶为了摆脱这种尴尬的境地,随口胡诌了一个故事。

  “红叶,我至今未婚。”安倍晴明灼灼地看着她。

  “我在这里认识了一名男人,他是来这里登山的旅客,不在乎我的身份,愿意陪我去任何地方。”红叶在黑暗中浅浅一笑。


D.曾经


  很多年过去,一切平息,曾经很远。红叶坐在电脑前,安静观看着安倍晴明新导演的一部电影,电影讲述了一个女学生爱上了自己的老师,老师希望她分清仰慕和爱慕,并等待女学生的成长,但最后两人分道扬镳的故事。

  看着看着,红叶突然觉得这个故事很熟悉,就像是…她和安倍晴明。

  “红叶,别哭了。”红叶抬起头,眼泪糊了她一脸,来人是红叶的丈夫。她最后也没有和那个旅客在一起,而是和一个性情温和如安倍晴明的男人在一起。

  男人将她揽入怀,轻柔地吻去了红叶眼角的泪花。

  “我知道,你一直爱着他,安倍晴明。但我希望,你不仅仅把我当你的丈夫看待,更当作你的爱人。”

  红叶抓着男人西装外套,突然放声大哭,原来不是他不给自己机会,是她不想挽留。

  影片最后有一个小彩蛋,银色长发的男人穿着影片中男主角的衣服,念出了一句话。


“我的小姑娘,为什么我等着等着,就变了样呢?”
————End————

评论(8)
热度(30)

© 你港咩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