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港咩啊

一只羊是咩 两只羊是咩咩

单字一个咩

没什么能让你转载的

我的鸽子飞走啦,她飞去看这个世界更多的美丽与悲伤了,这么想来没有了鸽子的我那一点悲伤也轻飘飘的
鸽子呀,不要折了翅膀,飞远点呢

幼稚完

 @时晚春 谢谢您












几千天近况幸福吗

每日忙碌吗

仍然是那么认真吗


  戴妍琦穿着舞蹈服装,是一条奶白色的长裙,上衣穿着件水色的泡泡袖衬衣,这是一支独舞,微长的乌发没有绑起来,在她脑后轻快地跳动。她脸上带着明快的笑意,动作流畅而优美。


  盖才捷作为学生会会长,校庆必须坐在第二排,因此他可以很近的,看见戴妍琦...

【黄沐】在月已清晰的半弯 by 你是我在床上都舍不得用力的女人

提咕咕你是我在床上都舍不得用力的女人啊!

女选手活动主页:

女选手大逃猜活动文18



01.



当初的娇弱稚嫩的小花,在他手中绽出了最是迷人的模样。



02.



金发的少年拿着一块干净的白帕子仔细擦拭着木桶中剑锋泛着冷酷银光的长剑,目光专注,神情认真,暗处悄悄窥视他的少女咬了下唇,走到了院子里。



“你是谁?我哥哥和叶修呢?”少女比少年矮些,便抬起头看着少年,并不害怕桶中的长剑,少年挑眉看着少女,打量了一番。



“你就是苏沐秋的妹妹苏沐橙?果然是个小美人...

没  有  感  同  身  受  这  一  说

听闻夜色多情:一

江波涛×柳非+叶秋×钟叶离


01


  柳非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北京时间晚上十点了,她站在机场出口前,故乡寒冬季节的干冷而凛冽的大风重重刮在她脸上。她许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的风,加上长时间的高空飞行,让她有些头晕,双眼一黑就要向后仰下。


 “小心!”...


七期传说

包柔+战法组+七期+邱戴
此处设定柳非为七期

01

  孙翔觉得自己的战法小伙伴是两个混蛋。

【战法小分队】

一叶之秋:翔哥我要来H市!!!

战斗格式:……

寒烟柔:……

一叶之秋:靠你们两个什么反应!!!!翔哥不能来吗?!!

一叶之秋:【崽,爸爸对你很失望.JPG】

寒烟柔:我夏休期去包子老家玩,不在H市

战斗格式:妍琦会来H市……

战斗格式:【生活终于要对我这只小猫咪下手了.JPG】

02

  孙翔于是就在这种情况下出发了,但是,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戴妍琦先去S市的迪士尼玩了几天,然后才去H市,还跟他同一班高铁??!!!

  孙翔...

【狗雪】今天的青行灯老师有没有搞事呢

ooc严重

私设青行灯是老师 狗雪酒茨红均为高中生

这是之前的点梗(●'◡'●)

  大天狗现在想骂人,十分想骂人,差点翅膀一扇掀起了狂风。雪女面无表情,好像跟平时没有什么差别,但是雪女指尖隐隐浮现的雪却表面了她目前很生气,十分不开心。

  穿着青色长裙的性感女人敛起笑意,皱着眉看向大天狗和雪女二人,幽幽说了句让两人瞬间回过神来的话。

  “你们很想让别人看出你们不是人类吗?”

  大天狗脸色铁青,把手里的裙子拍在桌上:“青行灯!这是什么!与吾的大义有何关联!吾不穿!”

  ...

雨夜和烤鱼啤酒更配|包柔|HE

*ooc严重 微魏果 一句话莫橙
*私设唐柔应邀参加世邀赛 杨聪退役 魏果结婚领养了一个孩子
*私设包柔两人已经在一起
*私心带了白庶和杨聪

A.烤鱼
重庆的这个夏天相比往年,称不上炎热,没几天就下一次雨的气候让爱闹爱玩的人坐不住。

这天,白天才跟人们打了照面的太阳傍晚又藏进了厚重的云层里,连一点光的踪迹也没有。长发的青年叼着根冰棍,趴在酒店的桌上,似乎是没有拧发条的玩具,没有动力。

“包子?怎么了?”唐柔推门进入酒店房间时就是这幅场景,她关切地问,包子没精打采的样子十分罕见。

青年双眼一亮,几大步走到唐柔身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小唐你不会郁闷吗?没得到冠军啊…”闷闷的声音传进耳中,唐柔笑了笑。...

世间始终你好|晴红|现代AU

*ooc严重
*副cp 狐跳荒烟
*一句话博狼狗雪 就不打tag了
*私设如山
————
A.潮汐

  美艳的女人穿着水红色的纱裙,裙子正好达到女人膝间,露出一截莹白的小腿。

  作为伴娘,红叶微笑着将装有戒指的小盒子递给妖狐,然后她站在台下,静静看着妖狐将戒指为跳跳妹妹戴上,心中忍不住有些感慨,妖狐这小子终于用那枚戒指把他的小姑娘圈定一生了,也不枉那小子看着跳跳妹妹从青涩懵懂的少女到如今清丽动人的女人。

  伴郎食发鬼的姐姐烟烟罗突然拿着酒杯凑过来,笑着问红叶:“要来一支烟吗?”此时此刻,她是最能体谅红叶的人。

  红叶想了想,点了点头,就在红叶要接过烟...

当阴阳师的众妖看了咒怨后

多cp慎入 ooc慎入 酒红荒烟狗雪博狼 以及荒花 有雷慎入
*时间为现代 博雅转世
*几句话狐跳 就不打tag了
*均是段子
————
酒红
美艳的女鬼修着指甲,余光扫过银幕上皮肤漆黑的少女,突然明白了酒吞童子请她看电影的动机。
“我说,这种东西可吓不了我,我就是鬼啊。”莹白的手捂住嘴,鬼女红叶笑出声来。
心下懊悔不已的酒吞童子坐在鬼女红叶身旁,听见她的笑声,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生气。
————
荒烟
烟烟罗叼着烟,指着银幕微笑着说:“荒,这还没有鬼女红叶吓人。”
“我也觉得没有那女鬼吓人。”荒应了一声,暗暗把恐怖片吓不到烟烟罗这件事记下来。
下次还是请她看别的片子,青春片好了。
后来烟烟罗跟荒一起看电影的时候,微笑...

© 你港咩啊 | Powered by LOFTER